Facebook黏性滑坡探因:与用户生活相关性下降
来源:未知 发布于:2017-03-04 14:29
  • 内容导读:导语:近来,众多Facebook用户纷纷取消对好友的关注,甚至是逃离这家社交网站。对此,美国科技博客GigaOM撰稿人马修英格拉姆(Matthew Ingram)撰文指出,出现这种问题,虽然与用户使用Facebook的方式有关,但主要症结还在于Facebook的自身变化,如品牌广告出
  •   导语:近来,众多Facebook用户纷纷取消对好友的关注,甚至是逃离这家社交网站。对此,美国科技博客GigaOM撰稿人马修·英格拉姆(Matthew Ingram)撰文指出,出现这种问题,虽然与用户使用Facebook的方式有关,但主要症结还在于Facebook的自身变化,如品牌广告出现的频率越来越高,与用户生活越来越不相关。以下为文章全文:用户纷纷吐槽一些已退出Facebook,或决定取消对Facebook上面所有好友关注的人,最近纷纷发帖“吐槽”这家网站的服务。我自己虽然没有这么极端,但最近也经历了一场我喜欢称之为“大取消(The Great Unfriending)”的运动:取消了对Facebook上面近80%好友的关注。这样一来,我使用Facebook的方式也改变了——我认为这种改变以及我觉得有必要这样做的原因,恰恰体现了Facebook当前面临的一些挑战。茱莉亚·安格温(Julia Angwin,媒体记者)说,她之所以取消对所有好友的关注,是因为Facebook“无法提供我所需要的隐私度。”与安格温不同的是,我在Facebook上面的确未遭遇任何隐私问题。安格温说,有一点最让她感到心烦:“当我与Facebook上面的某个群或朋友分享信息时,这些信息的最终流向往往会让我大吃一惊。”我尊重她的选择,但我在使用Facebook时,并没有遭受这样的问题困扰。无论好坏,我在注册Facebook、Twitter及几乎所有其他社交网站时,都经过了深思熟虑,决心要在合理的范围内,尽可能地开放信息,与别人分享几乎有关自己的一切事情。我从来没说过,所有人都应该这样做,人们不愿在网上分享信息的理由不胜枚举,比如担心孩子的隐私等,但我在很大程度上同意杰夫•贾维斯(Jeff Jarvis,纽约城市大学新闻学教授)的看法,即“信息公开”利大于弊。毁掉用户体验如果说隐私不是症结所在,那问题又在哪儿呢?简而言之,是信息过载(information overload)。以前,移动设备的实时连通性曾让我上了瘾,不可自拔,我发现Facebook同样具有这种特点,也是一种令人痛苦的体验。对这个问题想得越多,我越是认为,出现这种情况,我自己以及我使用Facebook的方式,都难辞其咎,还有一部分原因则是Facebook的改变所致。我欣赏和崇拜的一些人,包括风投公司Union Square Ventures创始人弗雷德•威尔逊(Fred Wilson),都纷纷取消对众多好友的关注,不再像以前那样痴迷于Facebook。究其原因,恐怕有不少人抱有这种想法:皮尤中心实施的最新调查表明,三分之二的用户在使用Facebook过程中会延长休息时间,还有近30%的用户计划减少使用Facebook的时间。我之所以认为自己也有问题,是因为自2006年我注册Facebook以来,我始终坚持最大程度地与别人分享信息,只要有人发来好友请求,我几乎来者不拒,即便他们其实并不是“朋友”。我当时很清楚,这样做肯定会有风险,但确实并未完全意识到风险究竟有多大,也不知道它最终会以何种方式毁掉我的体验。信息流杂乱无章正是抱着这种“有朋自远方来,不亦乐乎”的态度,我在Facebook上面的“好友”最终接近1000个:有些是我在开会时认识的,有些是通过其他人联系上的,还有些则是我的粉丝——即通过“订阅”我写的文章,关注了我的Facebook帐号。对于这些人——我已经全部取消了对他们的好友关注,我想说的是,他们都非常好,只是我无暇应对。我的信息流就好比一片汪洋,我对 它们兴趣不大,或丝毫不感兴趣,只是偶尔看一看与我亲近之人的琐事信息。我认为,Facebook的失误之处在于,让用户的信息流变得杂乱无章,特别是“赞助内容”和“赞”出现的频率越来越高,例如,当“好友”称赞了可口可乐或福特汽车的品牌页面以后,就会出现更多这样的东西。就同我抱怨iPhone上面的信息推送一样,我们肯定也可以通过调整Facebook的设置,让这些东西不再显示。不过,谁会有时间来研究这些设置呢?我肯定是没有。细分市场竞争激烈在“大取消运动”之后,会发生什么事情呢?Facebook作为某一特定网络更有用,如让我看到亲朋好友正在做什么,包括那些与我们相隔千里的的亲朋好友。当然,我的几个女儿不包括在内,她们甚至已不再使用Facebook,更喜欢将全部时间花在Tumblr和Twitter上面。我想,这仅仅是让马克·扎克伯格(Mark Zuckerberg)感到担忧的事情之一。虽然Facebook对我而言更有用,但也只是用于特定目的,我不会在上面浪费太多时间。如果因为工作上的关系,必须与别人联系,那我会用LinkedIn;如果希望通过照片与别人建立联系,我会用Instagram或Flickr——这也是收购Instagram对Facebook而言实属明智之举的原因;如果想与不认识的人联系,我就用Twitter。如果身边越来越多的朋友使用Path,我也会通过它与亲朋好友联系,在这种情况下,我完全不需要Facebook了。Facebook目前仍在努力实现增长,证明其650亿美元的市值物有所值,在此过程中,它正面临着一系列挑战。但Facebook最大的挑战是——比向移动平台转型和通过广告创收这两个问题要大——不仅要保持与人们生活的相关性,还要向他们提供越来越多的产品或服务,保持用户的参与度。至少对我来说,Facebook正在失去先机——对别人而言,似乎也是如此。(清辰)


    上一篇:没有了
    下一篇:新型收费社交网站App.net,能否颠覆Facebook、微博等现有社交网
    友情链接: